尴尬却幸运

【普通人AU】

【人物性格均出现OOC,如不嫌弃请您指正。】

【娜塔莎与佩珀只是友情向】

【沙雕又弱智,文笔还差劲,请您慎入,而且没来得及纠正错字……】

【00】

 

黑寡妇 20xx.5.23  19:27:43

……愁死我了。

小辣椒20xx.5.23  19:28:51

怎么啦?你们家那位又给你添堵了?

黑寡妇 20xx.5.23  19:29:40

可不是!真是服了,又把相亲对象气走了!就算金发大胸根正苗红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!这都第几个找我告状的人了!!!

小辣椒 20xx.5.23  19:30:24

……说...

玉莫  【醒】 一发完,HE,内有原创人名提及,只是微微提及而已,请注意被雷,

OOC,OOC真的非常严重,不开玩笑,小心被雷,慎入。

谢谢

狩魔【非超英AU 一发完】

【不科学现象出没请注意,非超英但也不是普通人AU所以是不知道什么的AU,盾铁盾无差请注意】

【手癌请注意,实在检查不动错字了】

【并不愉快的结局】

【人物OOC严重,bug像那天上的星星,如不嫌弃请您指正,如果想要辱骂请不要骂的太严重,实在太差我可以删除,是个眼界挺小的人,所以文笔各方面有限,见不见谅都无所谓。】

【真的很抱歉写出这种东西还有脸放出来……】

【壹】

一位金发的年轻人拜访了斯塔克公馆。

托尼刚被笨笨从小睡中挠醒——笨笨是托尼的猫,加菲,如果你在意品种的话;他披着睡衣,头发乱糟糟的走进会客厅,看见那位大小伙子谨慎的站在门口,虽然门开着,但他没有踏进室内,只是看见有人出...

【狼队】一个夏天的你(一发完)

【没肉的ABO,BUG如山】

【人物均出现重度OOC,如果您不嫌弃,望您不吝指正出来,会努力改正。】

【为写出这种东西抱歉】

*

 

斯考特刚从一场灾难中脱身,并不是最危险的等级,却很耗费精神和体力——一个刚觉醒的Alpha异人,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刚得到手的超能力,他在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的尖叫中把半个皇后区变成了巨大型鱼塘,奥萝洛甚至在地铁站捞出一条2.6米长的金枪鱼。

和海水一起扩散的还有他带着鱼腥味的信息素,这对大街上来不及疏散的群众太不友好了,有一位男性Omega因为离得太近,当场迎来发情期,被带着净化器的琴一巴掌敲晕扔进了救护车。

最后,这个新晋异人在接受了查尔斯...

不,我不承认我命苦。(´• ᵕ •`)

记个梗

他盯着前面的男人很久了。
这条主干道上人不少,但那个男人,真的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。
鸭舌帽下露出男人棕色的小卷毛,拐弯的时候能看见他侧面修剪精致的小胡子,男人穿着宽松的休闲服,可还是挡不住他裤兜那儿饱满的曲线。
突出的,甜美的,诱人的形状。
这太过分了,他想,这就是活生生的勾引!
他悄悄加快了脚步,跟了这么久,男人都没有察觉他的存在,前方又是一个拐角,可以很好的出手。
他心里默念,这真的不怪我,看见这样的人还不上去摸,简直是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。
看看那鼓囊囊的形状,他口水都要流下来了。
在刻意接近下,他很快靠近了目标,男人依旧无知无觉,看起来似乎有点气恼的样子,走路都走的漫不经心。
这种状态最方便他操作了。
好机...

记个梗

【夫夫无意义日常】

【家养宠物盾坨铁坨打酱油】

托尼又在“欺负”他的松松,松松那可爱的,圆嘟嘟的小脸蛋在托尼手里被捏圆搓扁,它四只短短的小腿儿在空中奋力挣扎,可惜只造成一种小风车呼呼转的效果,并不能碰到托尼一毫。
“Tsum Tsum!”史蒂夫的松松焦急的在地上跳来跳去,试图去解救它的同伴;托尼笑眯眯看它蹦跶了一会儿,故意把自己的拖鞋踢到它面前,蓝色的圆滚滚的身体被绊了一下,咕噜噜滚出老远。
“Tsum Tsum!!!”这下连钢铁侠松松都生气了,它极用力的往空中一蹦,差点就能飞出去——被托尼揪住了后腿。
一直在看书的史蒂夫终于被这面闹腾的动静惹的抬起头来,发现自己的松松正在地上艰难的翻身,他无声...

托尼·人人都爱·斯塔克【托尼529生日快乐】

【盾铁】

【OOC极其严重】

【弱智脑洞】

【无意义内容】

【博士X寡姐及幻红出没】

托尼想打个盹。

手机从他手心滑落到地上,摔进厚厚的地毯,只发出一声软绵绵的声响。

托尼蹭蹭靠枕,并没有因此醒来。

他才不在乎呢,就算这里是客厅,就算这是大家最常经过的公共区域;整个基地都是他的地盘,这里的每一只凳子椅子,每一块地毯垫子,都是他的!别说睡在沙发上,只要他乐意,就算睡在基地训练场最中央那个A字图案上都不能有人逼逼他没睡对地方。

他并没有进入深层睡眠,所以偶尔还能听到一点动静,可他懒得睁开眼睛。

这里可是复仇者基地,地表最强超级英雄都在这里呢!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?

所以托尼迷迷...

记个梗

【平行世界性转女队】

【抱歉】
那是个可爱的小姑娘,金发,蓝眼睛,鼻梁两旁散落着几颗可爱的小雀斑,穿着一件朴素的蓝色花边棉布裙。
麦田的香气盈满托尼的鼻腔,他的小姑娘半个人都被淹进金色的麦浪,冲他大笑着挥手。
“安东尼!”她用柔软甜稚的声音冲他喊:“到我这儿来!”
托尼拨开麦穗,拨开阻挡,仿佛推开汹涌的浪,逆流直上,靠近他的小姑娘。
她用手蹭掉托尼刘海上的谷壳,叫他的名字:“安东尼。”
“我在。”
“安东尼。”
“我在。”
他们看着彼此笑出声来。
“可以为我梳梳头发吗?”她抬着头,期待的拉住托尼的小手指。
“这我倒是没想到,”托尼蹲下身:“当然可以啦,我的小公主!”
她坐在地上,托尼用手指轻轻的梳进她的发丝,一缕一...

【玉莫】【论坛体】【论假冒伪劣的危害性】

©青十一 / Powered by LOFTER